今天是

法制动态 丨 热点聚焦 丨 本网原创 丨 民生关注 丨 热点时评 丨 文化资讯 丨 文艺作品 丨 大案要案 丨 以案说法
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文艺作品

苑鸿文作品:观云

发布时间2019-03-11 16:38:30   来源:河北法制网   收藏本文

  □ 苑鸿文

 
     五线小城,却也高楼林立,晚上不易看到天上星,就是白天也难看到天上云。
 
     看云,还是得去野外,旷野。于是一路携风,奔向城外,寻一空旷地,仰卧于大地。看云,还是取仰卧,这样视野极广,并且思想也集中,身心也放松。那云儿朵朵就会贴近你、轻拂你。人生之乐,何及于此?
 
     “兴云感阴气,疾足如见机。晴来意态行,有若功成归。葱茏含晚景,洁白凝秋晖。夜深度银汉,漠漠仙人衣。”这是唐朝诗人刘禹锡的一首《观云》。他说,这云彩啊,是仙人的衣服。可在我的脑海里,却不是这样。
 
     小时候,家在农村,爹娘每天都辛苦劳碌,耕种收割,顶风冒雨,最难受的是烈日炎炎如火烤。那时候还小,不能替爹娘干活,只好坐在树荫下,看着爹娘汗如雨下,爹赤着上身,汗水如线一条一条地流,娘一件短袖小褂也已水淋淋。我只有望着天,盼着天上飘来一朵大大的云,把太阳遮住,遮出一片阴凉,不让太阳炙烤着我的爹娘。可是没有,天空净净的。
 
     有时真的有那么一片白白的云,慢悠悠地飘过来,在爹娘和太阳之间路过,一小片阴影就投向了地上,挡住了阳光。这时,爹娘会停下手里的活儿,用毛巾擦一擦汗水,他们似乎也在感激这片云小小的馈赠。于是,从那时起,就喜欢上了云。
 
     不过,云也会带来雨水,带来冬雪。禾苗生长时,盼云生雨;待到收割时,怕云携雨来。于我很少想那些,就是喜欢它,因它带给父母的那一小片阴凉。所以,一个向往城市的农村少年,思绪飞向了天空,飘向了云端。因为,我更爱云的美。
 
     少年的我,经常仰卧在草地上,口里含着一根草梗,双眼在天空逡巡,看那云卷云舒,看那风来云去,把那一朵朵云彩按照自己的想象给它起名,冰激淋、小白马、棉花糖……有的形态复杂,既像这又像那,苦思冥想,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就说人家是“四不像”。
 
     后来参加工作,结婚生子,整天忙忙碌碌,人也成了时间的奴隶。那天,和女儿一起回农村老家。路上,女儿忽然喊了一声:“爸,你看那云彩。”我抬头看去,天边一团云,洁白如雪,状态万千,如山峰,如石林,层层累累悠然自得。
 
     它什么时候出现的?我怎么没看见?我明白,不是我看不见,是它一直在,就在那儿。于是,那种久违了的孩童时代的天真又回到我灵魂中来。
 
     我拉起女儿的小手,跑到一处高地,坐在地上,仰望天空。女儿说:“爸,那多像街道上张阿姨蒸饺子时的水蒸气啊。”我的心震了一下,女儿这话倒也说得不错,就是缺乏了浪漫的想象,缺乏了人性的灵动。我给她讲了我小时候的故事,她睁大眼睛望着我,很不解的样子。她的眼里好像看惯了水泥高楼,看惯了商潮滚滚,她眼里的天空,被切割成了几何形状。
 
     我不想说,水蒸气在大气层底部低温区聚集形成了云;我不想说,云分为积云和卷云。我只想说,能进入人的灵魂的东西,它是超然物外,是宠辱皆忘,是一种淡然人生。
 
     想做一片白云,烈日下用自己身体遮成一片阴凉,干旱时积云成雨滋润人间万物;平日悠悠行于高空,不曾有人注意,但只要你抬头,我在。
 
     (作者单位:饶阳县人民法院)

文章关键词: 苑鸿文 观云 工作
相关新闻
分享到:

关于我们  |   版权声明  |   服务条款  |   广告业务  |   实习申请  |   网上投稿  |   新闻热线